【名家讲唐诗】第18期|玉阶生白露, 夜久侵罗袜

摘要: 这首抒写宫怨的小诗,极其含蓄蕴藉、细腻委婉。赋怨之深,只二十字可当二千言。

09-08 05:02 首页 中州古籍出版社

 点击上方蓝字关注“公众号” 

【名家讲唐诗】

18

刘学锴老师一起

重回唐朝,尽览唐诗风流

本篇文字内容摘自

“河南省优秀图书一等奖”

(2012-2013年度)

获奖图书

《唐诗选注评鉴》

625-628

原 诗

玉 阶 怨①

李 白

玉阶生白露②,

夜久侵罗袜。

却下水晶帘③,

玲珑望秋月④。

校 注

①《玉阶怨》,乐府旧题。《乐府诗集》卷四十三《相和歌辞·楚调曲》载齐谢朓、虞炎《玉阶怨》,均五言四句抒情小诗。谢朓之作显为宫怨诗,李白此篇,显受小谢诗影响。胡震亨曰:“班婕妤失宠,供养太后长信宫,作赋自悼,有‘华殿尘兮玉阶苔’之句,谢朓取之作《玉阶怨》,白又拟朓作。”按谢朓《玉阶怨》云:“夕殿下珠帘,流萤飞复息。长夜缝罗衣,思君此何极!”

②玉阶,玉石砌成或装饰的宫中台阶,亦为台阶的美称。《文选·班固〈西都赋〉》:“玄墀扣砌,玉阶彤庭。”张铣注:“玉阶,以玉饰阶。”李善注:“白玉阶。”

③却,还,仍。下,放下。水晶帘,用水晶串制成的帘子。

④玲珑,明亮澄澈貌。此处形容秋月。

笺 评

刘辰翁曰:矜丽素净可人,自愧前作。(《唐诗品汇》卷三十九引)


萧士赟曰:太白此篇无一字言怨,而隐然幽怨之意见于言外。晦庵所谓圣于诗者,此欤?(《分类补注李太白诗》卷五)


桂天祥曰:怨而不怒,可入风雅。后之作者多少,无此浑雅。(《批点唐诗正声》)


郭濬曰:怨而不怒,浑然风雅。(《增定评注唐诗正声》)


李沂曰:从未有过下帘望月者,不言怨而怨自深。(《唐诗援》)


钟惺曰:一字不怨,怨深。(《唐诗归》卷十六)


唐汝询曰:玉阶,天子之后庭。宫人失宠,对之而怨,故以名篇。露生既深,故下帘而入室。犹不能寐,而望月徘徊。是岂无感而然耶?注谓无一字言怨,怨乃独深。(《唐诗解》卷二十一)


《李诗直解》:此拟宫词。不言怨而怨之意隐然于言外也。言玉阶之上,白露生矣。夜久而徘徊阶际,零露瀼瀼,湿侵罗袜,不得不入屋内,却下水晶之帘,而月光与水晶,相映玲珑,以望秋月。则迢迢长夜,寂坐以守之,安忍孤眠也。(沈寅、朱崑补辑)


应时曰:(前二句)不露骨。(末二句)一转更深。总评:只二十字,藏无数神情。(《李诗纬》)

徐增曰:《相和歌》楚调十曲有《玉阶怨》。宫人望幸,伫于玉阶,不觉已夜深矣。露侵罗袜,已见立不耐烦。则走入宫中,倚于水晶帘下,不强立于露中。却性急,把帘子放下,于是去睡便了。而望幸之心尚未断绝,却又在帘缝里望月,真是绝倒。玲珑,正指帘隙处而言。夫在玉阶,且见白露,在帘下,止见秋月,而君王之消息杳然,那得不怨。(《而庵说唐诗》卷七)


王尧衢曰:“玉阶生白露。”宫人望幸,伫立玉阶不觉夜深而白露生矣,“生”字有意。“玲珑望秋月”,却又不忍便睡,倚着帘儿,从帘隙中望玲珑之月,则望幸之情,犹未绝也。虽不说怨,而字字是怨。(《古唐诗合解》卷四)


沈德潜曰:妙在不明说怨。(《重订唐诗别裁集》卷十九)


《唐宋诗醇》:妙写幽情,于无字处得之。“玉颜不及寒鸦色,犹带昭阳日影来。”不免露却色相。(卷四)


蒋杲曰:玉阶露生,望之久也;水晶帘下,望之绝也。怨而不怨,唯玩月以抒其情焉。此为深于怨者,可以怨矣。(《唐宋诗醇》卷四引)


黄叔灿曰:始在阶前,继居帘内,当夜永而不眠,藉望月而自遣。曰“却下”,曰“玲珑”,意致凄恻,与崔国辅“浮扫黄金阶”诗意同。一曰“不忍见秋月”,一曰“玲珑”见秋月,各极其妙。彼含“不忍”字,此含“望”字。(《唐诗笺注》)


杨逢春曰:首二是写望月之久,却不说破,只言夜久侵露,转出下帘意味。第四转从“下帘”逆折清夜望月,则其辗转凝眄,清夜不眠之况如见矣。悲凉凄婉,含“愁”字之神于字句之外。(《唐诗偶评》)

吴敬夫曰:是“玉阶怨”,而诗中绝不露“怨”意,故自佳。(《唐诗归折衷》引)


李锳曰:无一字说到怨,而含蓄无尽,诗品最高。“玉阶生白露”,则已望月至夜中,落笔便已透过数层。次句以“夜久”承明,露侵罗袜,始觉露深夜重耳。然望恩之思,何能遽止?虽入房下帘以避寒露,而隔帘望月,仍彻夜不能寐,此情复何以堪!又直透到“玉阶”后数层矣。二十字中,具有如许神通,而只淡淡写来,可谓有神无迹。(《诗法易简录》)


吴文溥曰:“玲珑”二字最妙,真是隔帘见月也。(《南野堂笔记》)


李慈铭曰:“玲珑”二字,冷寂可想。其取神乃在“却下”二字,有清宫长夜,惝怳无眠光景。(《唐人万首绝句选》评)


严评曰:上二句,行不得,住不得;下二句,坐不得,卧不得。赋怨之深,只二十字可当二千言。(《李太白诗醇》引)


俞陛云曰:其写怨意不在表面,而在空际。第三句云“却下水晶帘”,则羊车之绝望可知。第四句之隔帘望月,则虚帷之孤影可知。不言怨而怨自深矣。(《诗境浅说》续编)


刘永济曰:初则伫立玉阶,立久罗袜皆湿,乃退入帘内,下帘望月。未尝一字及怨情,而此人通宵无眠之状,写来凄冷逼人,非怨而何!(《唐人绝句精华》)


刘拜山曰:谢朓同题诗云:“夕殿下珠帘,流萤飞复息。长夜缝罗衣,思君此何极!”可谓工于言情矣。然明说“思君”,尚觉意尽言内。此诗则情在景中,神传象外,真严羽所谓“不涉理路,不落言铨”者矣。(《千首唐人绝句》)

鉴 赏

  李白是一位感情极其浓烈而且常在诗中作爆发式倾泻的诗人,即使在一些五七言绝句中,也常以自然真率的表达见长。但这首抒写宫怨的小诗,却一反常态,写得极其含蓄蕴藉、细腻委婉,不但诗中女主人公的感情表达得极其隐微,而且诗人自身的感情倾向也自始至终没有正面的流露,通篇都像是不动声色的纯客观描写。

 

  诗的前幅写女主人公夜间久立玉阶。“玉阶”是宫殿中玉石的台阶,它和第二句的“罗袜”、第三句的“水晶帘”等物象的组合,暗示主人公的身份是宫中的女性。至于这位女子究竟是望幸的妃嫔,抑或失宠的宫妃,甚至是连望幸的奢望都没有的普通宫人,则不必细究,可以任人自行推想。“玉阶生白露”,似乎只是纯客观地写夜间物象,但句中那个似不经意的“生”字,却暗透了时间的推移、景象的变化和女主人公感受的变化。原来这位女子在玉阶上伫立、徘徊已久,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深夜,玉阶上已经滋生了晶莹的露水,女主人公在目接身受之际,也感到了一阵沁人的凉意。


  次句更进一步,用“夜久”既点醒上句的“生”字,且暗示玉阶白露既生之后,女主人公仍伫立徘徊其间,以致白露由“生”而浓,久立其间,不觉凉露侵湿罗袜,感到侵肤沁骨的寒凉。“侵”字和上句的“生”字,虽一则侧重写触觉感受,一则侧重写客观物象,但都带有渐进的意味,非常细腻地传达出女主人公对凉露的感受由浅至深的变化过程。“罗袜”的意象,或与曹植《洛神赋》“凌波微步,罗袜生尘”之语有些瓜葛,令人自然联想到这位女子的姿容仪态之美。

  后幅更换场景,由室外回到室内。两句写了前后相续的两个动作:放下水晶帘,望玲珑之秋月。于“下水晶帘”之前着一“却”字,便让人感到有多少无奈、无限幽怨含蓄其中。女主人公由伫立徘徊玉阶而返回室内,最直接的原因当是由于感到不胜寒意之袭人,故返室后一个自然的动作便是放下帘子,似乎要借此稍隔外界寒凉的侵袭,稍减心头的凄寒孤寂之感。这“却”字正透露了女主人公此刻这种聊欲排遣凄寒孤寂感受的心态。按照常情,下帘之后,当准备就寝,然而接下去的行动却是“望秋月”。这便暗示女主人公由于凄寒孤寂,根本就无法入睡。而且像这样伫立玉阶、痴痴望月,中宵不眠的情景已经不知重复过多少次。这“望”不是玩赏,亦非望月怀远,而是怀着长夜无眠的孤寂凄寒,怀着满腔的幽怨与无奈,带着茫然的神情,痴痴地、长久地望月。“玲珑”二字,自是形容秋月的明澈皎洁的,但由于是隔着水晶帘望月,这“玲珑”也就似乎兼具形容水晶帘的晶莹透明的意味,这正是诗歌语言模糊性的妙用。

  读到这里,会恍然发现这首诗所展示的所有物象,几乎全都具有莹洁透明的特征。玉石砌成的台阶,晶莹透明的白露和水晶帘,乃至轻薄透明的罗袜,明净莹洁的月光,构成一色的清莹皎洁的境界。但这清莹皎洁的物象和境界,却又都成为女主人公凄寒孤寂处境与心境的一种衬托乃至象征,似乎在它们身上都散发出一股寒凉凄冷之意,弥漫于整个室内室外的空间,而女主人公那莹洁而又寂寞凄清的风神也就自然浮现在我们面前了。同时,玉阶、罗袜、水晶帘等物象,又都带有华美的色彩,而这一切,也都成了女主人公凄寒孤寂处境与心境的有力反衬。


  通篇展现的是一个无言而凄然神伤的境界。除前两句暗透的伫立徘徊玉阶的行动,后两句明写的下帘与望月的行动外,女主人公始终默默无言。她的全部感受、心绪和幽怨都借助物象与行动曲曲传出。处此孤寂凄寒之境,她的无限幽怨又能向谁诉说!不但女主人公无言,诗人亦无言,而诗人的无言正透露出对女主人公最深切的同情。比较之下,他的另一首题为《怨情》的小诗:“美人卷珠帘,深坐颦蛾眉。但见泪痕湿,不知心恨谁?”就不免落于言筌,难称高格了。

(本文文字内容摘自《唐诗选注评鉴》 第625—628页;文中插图来源于网络

作者简介

  刘学锴(1933— ),浙江松阳人。1952—1963年就读、执教于北京大学中文系。现为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、中国诗学研究中心顾问。曾任中国唐代文学学会常务理事、中国李商隐研究会会长。“安徽师范大学第二届终身成就奖”获得者。主要论著有《李商隐诗歌集解》(中华书局2004年增订重排本)、《李商隐文编年校注》(中华书局2010年重印本)、《李商隐传论》(黄山书社2013年增订重排本)、《温庭筠全集校注》(中华书局2012年重印本),分别获国家教委首届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二等奖、第六届国家图书奖、安徽省社科著作一等奖。另有《李商隐诗歌接受史》(安徽大学出版社,2004年版)、《温庭筠传论》(安徽大学出版社,2008年版)、《李商隐诗选》(中州古籍出版社,2011年再次修订本)、《温庭筠诗词选》(中州古籍出版社,2011年)等著述。

大家评大家

  编写一部能够充分吸收古今学人研究成果,又具有新时代特色的上规模的唐诗选本,是当今文化建设的迫切需要。刘学锴先生最近出版的《唐诗选注评鉴》适应了这一时代要求。《评鉴》反映了唐诗主潮和辉煌的艺术成就,从整理方式上能适应不同读者对象的多方面需要,注释详明、资料丰富、赏析深切细致而又富有启发性。是“一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唐诗选本”。


——著名唐诗研究专家、中国诗学研究中心主任、博士生导师余恕诚(1939-2014) 

精彩网评

  厚厚两大巨册,内容详尽,注释丰富,解说细致,唐诗上好读物。

——当当网友

  都说茶好,酒好,山好,水好可怎么好法?必须有人领进门,教给我怎么去欣赏。这唐诗就是这山水酒茶。文章搜集历代名家鉴赏文字,还有最后是作者自己的评论赏析,告诉我们诗歌怎么好,如何去欣赏它的美。这的确是大家的作品,好书!

——六石

  这书可真是良心之作,与那些一年能写八本书的人相比,这种一辈子心血凝结一本书的作品就真是良心之作了!诗作的收录编排不仅数量非常大,而且非常科学,诗后注释详尽,汇评全面。最值得一提的是每首诗的鉴赏,读来不觉艰涩,却令人茅塞顿开,内心激荡,更觉古典之美!因为近来又要买几本宋词的参考书,因为曾买过这本,珠玉在前,宋词方面竟没挑出来精心至此的鉴评著作!叹叹!

——欧阳斯咏

《唐诗选注评鉴》(精装上下卷)

刘学锴 撰

2013年9月第1版

2017年3月第3次印刷

中州古籍出版社

定价:290.00

本书在全国各大新华书店,

以及京东、当当、天猫、亚马逊等

各大网站均有销售

▲▲▲

长按识别二维码

跳转中州古籍官方微店

立享便捷特惠购买


  或点击“阅读原文”,跳转购买链接



首页 - 中州古籍出版社 的更多文章: